瓜登补选‧独立人士料当陪衬‧华希万阿末角力战

     
瓜登补选‧独立人士料当陪衬‧华希万阿末角力战(登嘉楼‧瓜拉登嘉楼)瓜拉登嘉楼区国会议席补选虽然出现三角战,但焦点都集中在两大宿将──国阵候选人拿督万阿末法立和回教党阿都华希恩都。这场补选的另一名候选人是独立人士阿兹哈鲁丁,却在提名后就不再有任何的竞选活动。万阿末法立是前上议员兼前内政部副部长,是选举新丁;反观华希恩都是5届华嘉孟柏浪州议员,是当地的老姜,参与补选算是更上一层楼。万阿末法立和华希恩都两人都背负着各自的议程,他们在接受《马来西亚前锋报》专访时,一一道出竞选宣言。万阿末法立希望选民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完成已故前国会议员拿督拉沙里遗留下来的议程和计划,继续为人民服务;华希恩都则希望选民给他一张走进国会的通行证,让他为登州人民发表心声。有信心再获支持‧国阵候选人万阿末法立问:经过数天竞选期,人民接受你的程度如何?答:我们必须承认在大选时只以628张多数票险胜,但以正面的角度来看,至少瓜登选民还是信任国阵,所以我有信心人民会继续给予国阵支持,让国阵连续获得两届议席后,再次给机会国阵。问:选民向你反映甚幺?答:他们提出许多民生问题,比如沟渠、房屋漏水和大学贷款,这都是我们可以解决的问题,而且也只有与州政府和中央政府拥有良好联繫的候选人有能力做到。因此,我认为,选民最后会选一个可以为他们做事的人。问:回教党候选人强调会将人民心声带进国会,包括贪污舞弊的问题。你有何意见?答:回教党有一名来自登嘉楼州的国会议员,如果他们的责任只是讲贪污舞弊的问题,我不认为还需要再派一名代表进国会。反对党议员的人数已经很多了,人民在去年3月大选创造出强大的反对党阵线,但并不意味着他们需要一个由回教党、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的政府。人民已经做到推翻国阵超过三分之二的否决权这一点,为何还需要加强反对党?目前最重要的政治稳定。问:回教党依然提出在大选时的课题,为甚幺?答:这显示他们已经没有新的课题,而有关课题并不会影响到国阵在登州获得的支持。因此,重複一些不会获得民心的课题是错误的技俩。问:你同意非马来人选票是此次补选的关键吗?答:我们不能注重一个种族和边缘化另一个种族,对我们而言,所有选票不论是马来人、华人或印裔都同等重要,但瓜登或登州华人的观点和西马其他州华人的有很大差别。如果马来人获得300令吉特别援助金,华人也应获得同样款额。我们也证明,虽然登州以马来人为主,但政府维护所有族群和宗教。问:在于个人问题,依然有人指你很骄傲。你有甚幺意见吗?答:我无法裁决他人观点,但我时常说,在我过去14年从政生涯,没有人指我是一个骄傲的人。首相阿都拉也清楚,如果我是骄傲的人,他不会请我担任他的政治秘书。为甚幺这些课题突然浮现?因为这背后有政治议程,我不会因此而一直在反驳导致失去重点。问:目前只剩下5天竞选期,你的主力在那?答:我会尽可能见更多的选民,我比较喜欢小组的交谈。我每天会见50至60人的小组,平均一天见3000人,这很有效,因为大家有交流。如果我向2万人演讲,也只是单向的交流。问:要向选民表达甚幺讯息吗?答:我要求他们考虑到我第一次竞选国会议席,给我机会为他们服务。我没有向他们提出甚幺很大的承诺,但我承诺会提供最好和最真诚的服务,若他日有违背承诺,我愿接受惩罚。惊讶被点名上阵‧回教党候选人华希恩都问:你的名字提名前并不在回教党候选人名单中,真的吗?答:并不完全没有,我身为此区的州议员,当然有声音要我竞选,不过,我已经有一个选区要照顾了,所以我向高层表达意愿,希望可以让其他同志出战。正如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说,我们有很多人选,候选人不是问题。初期,我对自己被点名为候选人感到吃惊,但最后我接受这份责任。因此,候选人引起党内纠纷的问题并不存在,领导层是一致推选我的。问:竞选活动至今,选民对你的反应如何?答:我对他们迎接我的方式而感动,包括华裔选民。我与华社的关係,从我在1986年出来竞选万达区州议席时开始,虽然当年我输了,我还是继续服务,1990年再竞选华嘉孟柏浪区州议席,我们的关係不曾断过。这次让我最为感动的是获得行动党和公正党朋友帮助竞选,比起1986年我见华人时,也许害怕或不了解回教党,当年的反应不如现在热烈。加上我于1999年至2004年担任青年、消费人事务与企业发展州行政议员,就与当地华商有连繫至今。问:在接近选民期间,你有使用任何口号吗?答:我的人生宗旨是,不会去找敌人,但如果遇到对手,我不会迴避,因为我们拥有共同的责任。我欣然面对他们,我向他们解释我斗争目标,接受与否是他们的权力。当我秉持宗旨,以前视我为敌的华人,在我向他们解释后,他们就明白了。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投我一票,但至少我尊重我们的宗旨,我们也待他们如朋友。而且,我们现在的口号是向人民的胜利前进,重点在于人民要勇于改变。问:回顾历史,瓜登国席自1982年至今,回教党只赢过一次。你如何看待此次补选?答:在上次全国大选,政治海啸已带来很大变化,历史终归历史,它会根据政治发展而发生变化,而目前的局势不同,年轻人对于政治更为成熟,因此,很多课题都不能影响到社会,我“可怜”国阵到现在都没有课题。问:你认为已故拉沙里的为人如何?答:我很尊重他,因为他的服务很有水準,作为一名教育家、前总监和前副部长,他做得很好。比如在2008年大选,我在州选区以2000多数票取胜,反观竞选瓜登国席的沙布却以约千张多数票败阵,这表示有人选我,却以沙布是外人而不投他。华嘉孟柏浪区内有一个花园,住了很多教师和退休人士,他们告诉我,我不用担心州议席,但国席会投给前教育界的拉沙里。我可以接受这个事实,这表示选民已成熟,根据候选人的服务记录投票。问:这表示州席投回教党,国席投国阵的情况会在这次补选出现?答:这视情况而定,有些选民将两个议席交给同一政党,有时他们看候选人,有时又看课题,这不是对错的问题,不过,最主要的是瓜登选民成熟了,更开放和关注一些课题。最重要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收买或威胁到。当国阵指我18年来没有为选区做出贡献,我必须强调,发展是政府的职责,不是一名人民代议士的职责,我的责任是照顾人民。当回教党执政登州,国阵政府抢去石油税收,我有论点但国阵没有回覆,一样的事发生在沙巴和砂拉越。所以,我敢说,如果没有发展,这是他们没有履行职责而不是我,人民都会明白。问:如果被选为瓜登国会议员,你可以做出甚幺贡献?答:这次补选不是要更换州政府,但可以增加登州人民在国会的声音,现在虽然有7名国阵国会议员来自登州,但他们没有为登州人民发表过心声。如果我中选,我会在国会呛声,就如我在州议会般。我们不能依赖哈迪孤身作战,我会协助他。所以,我的愿望就是为人民发表心声,这比国阵表示如果赢了,就让他们的候选人担任副部长更为重要,因为那只是一个职位。如果给予机会,我会提出石油税的问题,而这不是州政府可以解决的问题,而是中央政府。【热点新闻:瓜登国席补选】‧2009.01.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