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呀!我真的不想搭电车──关于东京通勤的大小事

     
说实在,我真的很讨厌电车通勤

「唰~」一阵空气压缩的声响,电车门打开了,我跟着大家站在月台上,配合日本当地的习惯,移动到车门两侧。各式各样的人从车厢里涌出,确认没有人要下车后,大家鱼贯上车。配合特定的电子音乐,车门关起,耳边传来就连道歉都很冰冷的站务广播,电车开动,每个人自然地去平衡随着电车移动而左右摆动的身体,然后一起移动到下一站。

这个都市一天的脉动就这样开始,也按照差不多的方式结束。

电车系统在日本人近乎神经质的细腻度下,呈现出一个完整的节奏,週而复始,即便有时候会一些俗称「人身事故」的突发状况,造成电车延迟,但日本人也都习以为常,安静地在月台上等待。有时候我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很佩服这个国家的人民水準(或是说人民对政府的信任),因为大家彼此会有一个默契:若在这个时候暴乱,只会造成其他人的困扰,安静等待是最安全的方式,反正事情总是能解决,电车总是会再来,大家总能找到方法回家。

电车对道地的东京人来说应该是一种矛盾的依恋,需要它却又讨厌它,除了某些情侣之外,没甚幺人想认真地待在满员电车中半秒钟吧,我想。

从一早起床到天黑回家,一直再配合着这个都市的步调,有时候几乎忘记自己呼吸的节奏。跟着大家一起搭上讨人厌的电车。随着车速的变化,惯性让身体被迫摆动,有时候速度突然改变,全部车上的乘客都会往同一方向移动,然后撞到人还会小小声地sumimasen (不好意思) 一下。我有时候会很仔细的去观察这一伙人,表情扭曲地被迫挤在这个充满不自然的空间,必须随着电车速度改变自己的重心,但却无法做任何努力来改变任何现状(总不能去打驾驶吧)。看着大家脸上充满无奈又无助的神情,这个画面总令我感到非常诙谐又真实。

妈呀!我真的不想搭电车──关于东京通勤的大小事
在日本久了,习惯了这些标示,不知什幺时候开始,自然而然也记住了各颜色代表的线路名称。
对「时间有限」这件事的觉悟

前几天,因为工作关係,拜访了一间位于茨城县的公司,从东京需搭乘约1个多小时的电车,然后再转计程车约40分钟的距离。公司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稻田跟日本传统的一户建(独栋有车位)。我接触到一位客户,问他住在哪里,他说琦玉,我听了吓一跳,因为光是电车通勤来回就要6个小时。一天花在电车上4分之1的时间,我问他在电车上都在干嘛,他说他喜欢看书跟听歌舞伎,然后补充睡眠。每天回到家约11点多,然后隔天6点必须出门,房子对他的意义是不是只有睡觉跟洗澡?

对我来说,每天从踏出家门那一刻起到公司,必须花费1个小时又20分钟。在电车上习惯看书、听Youtube,或是活用手机app浏览新闻跟更新SNS。先姑且不论是否有效活用这段通勤时间,我内心是希望这些事情可以不要在电车上做的,原因在于在车上看书只能说是利用琐碎时间,但以效率来说,当然还是在咖啡店里或是床上看书吸收速度比较好吧。多少是有点「唉!这也没办法呀。」的心情,所以才找点事情来做的感觉。

由于电车通勤与每个东京都民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关係,如何有效利用或是调整这段时间,变成每个人日后产生巨大差异的关键——不过我想也有可能根本一点关係都没有: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在补眠、看漫画、听音乐和玩手机。

电车通勤效应之一:精神力涣散

人基本上会希望彼此之间有一定的生物距离,当别人侵犯自己的生物距离时,人就会开始有警觉心,并且不断分泌压力贺尔蒙,长期下来对身体当然是有负面影响的。

而且在电车中很容易遇到让人不爽的事情,比方说旁边的人一直打喷嚏又不戴口罩,前面的人揹了一个超级大的背包,一直向后挤过来;背后的人一直干你拐子,或是自己不小心碰到旁边的女生,她却用一副「请问你是癡汉吗」的眼神瞪你。尤其在早上,一般人一触即发的神经阀值都会下修,搞得自己好不容易到了公司,一整天的心情也已经损耗殆尽了。

妈呀!我真的不想搭电车──关于东京通勤的大小事
对于东京人来说无奈的通勤时间。
电车通勤效应之二:变相减短寿命

电车是一种密闭空间,尤其在感冒流行的时候,虽然大家会习惯戴口罩,但是还是有很多明明一直咳嗽、打喷嚏却省钱不买口罩的乘客。这时候的空气基本上就是一种另类的细菌培养箱,感冒病毒频繁变种,长期下来身体一直处于不断发炎的生理状态,一年到头都在感冒,这当然也是很讨厌的事情。

另外,我觉得在满员电车中,因为不好意思,或是不想贴着别人太近,所以大家都会用一种很诡异的,或是比较不符合人体工学的姿势站立,这样久了会造成肌肉不正常运动,筋骨痠痛等影响生活及健康,间接造成生活上的困扰。

电车通勤效应之三:除了浪费时间,竟是浪费时间,还是浪费时间

首先应该要明白「时间是比钱更珍贵的资源」这件事,如果可以用钱买到时间,这个花下去的钱就是另一种投资:在你能活用这些时间的前提之下。若通勤时间能够每天来回共减少2个小时,一个月工作20天就是40小时,一年下来就是480小时,可换算成20天。也就是说,如果可以用任何手段去减少通勤时间,花出去的资源将会为每一年会换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这当然是很划算的投资。

早点回家,能够用下班后的时间经营家人以及朋友等人际关係外,还能学习新的技能,经营副业、运动等对健康有益的活动,更重要的是能够让工作时间更有效率。而且,有时候并不只是这些帐面上节省的数字,通勤时间太长,造成回家只有睡觉,我认为以长久来说,并不是让人有魅力的人生。如果下班之后无法进行一些off time的活动,人会丧失创造力,且对空间感钝化,生活没有新的刺激,也会失去幽默感。

妈呀!我真的不想搭电车──关于东京通勤的大小事
瞥见左边没有手机的一对母子(笑)。
结语:通勤时间与生活品质的拉扯

我相信比起城市,有人还是喜欢乡下的环境,以我现在居住的西东京市来说,就是离都心约半个小时车程的郊外,虽然各方面生活算是方便,人口密度也很让人舒服,假日偶而骑骑车也算是心情愉快;只是相较于通勤时间,我比较顷向选择更有效地活用自己有限的时间,减少在电车里除了时间损耗之外对自己的各种影响。

不过,也因为东京拥有全世界数一数二複杂的电车系统,以及精準的时刻配置,让东京人过着十分规律的生活,每天的几点几分,必须搭上这班列车,因为时刻精準,更间接影响着生活作息。我在文章开头提到讨厌满员电车这件事,不过也许在周五或周末夜晚的满员电车里,一车带着酒气的东京人,也许比起平常白天上班的高压心境,夜里的电车,是东京人彼此靠得最近的时刻吧。

P.S. 有人知道为什幺日本人会选择那幺痛苦的跳轨自杀吗?有机会再公布答案唷。